案例类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案例展示民商事案例 > 信贷风控不力 诉请还贷被驳

信贷风控不力 诉请还贷被驳

作者:林佩律师来源:原创 浏览次数: 日期:2015年3月12日 12:17


     某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以下称信用社)诉朱某借款合同纠纷案,经宁陕县人民法院(以下称宁陕法院)于2013年11月×日判决:被告朱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20日内向原告信用社支付借款本息合计67967.18元。朱某不服,提起上诉,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4月10日作出终审裁定:撤销宁陕法院(2013)宁民初字第××号民事判决;发回宁陕法院重审。日前,宁陕法院重审判决:驳回原告信用社的诉讼请求。朱某得以反败为胜。

一审:朱某败诉

2013年6月18日,原告信用社向宁陕法院诉称,2008年5月18日,被告朱某及其丈夫张某骥(2008年11月底因车祸不幸逝世)分别在信用社借款23000元、30000元,借款期限均为2年,约定利率均按原定利率贴息自负利息月利率4.549‰(到期后实际应执行月利率8.715‰)。张某骥借款30000元偿还本金630元,利息结至2010年5月20日;朱某借款23000元本金未还,利息结至2010年5月18日。2010年5月6日,经被告朱某申请,原、被告签署延期还款申请及协议书,同意将被告所借的23000元欠款延长至2011年5月18日。2008年11月30日,张某骥因车祸死亡,但借款应属夫妻共同债务,应由被告朱某偿还。两笔借款逾期后,经多次催收无果。现诉请法院判了被告朱某偿还两笔借款本息合计67967.18元。

被告朱某辩称,对丈夫张某骥在原告的借款不知情,2013年6月原告起诉后,才知道借款事宜;被告从未向原告借款,也无义务还款;原告提供的借款申请、合同、借据、延期还款申请及协议书等证据上的签名并非本人亲笔签名;2010年11月8日,其子张某琳虽以被告名义书写《申请》,请求免去张某骥的30000元借款,但被告对此并不知情,《申请》与被告无关;原告的起诉已超过两年时效,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请求。庭审中,被告口头申请对原告提供的“贷款合同”、“借款借据”上被告的签名进行笔迹鉴定。

宁陕法院审理认为,被告对原告所举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有异议,但被告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原告提交的借款人申请、贷款合同、借据、交易凭证、贴息贷款投放清册、延期还款协议、催收通知、朱某《申请》等证据形式及来源合法,与本案相关,内容真实,证据间逻辑合理,符合证据“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的特征,对其证明力本院予以确认。

同时认为,贷款合同合法有效,依法应予保护。两份合同所涉贷款应属被告夫妻共同债务,被告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辩称对其丈夫借款不知情,被告从未向原告申请贷款,已经原告提供的被告要求免去丈夫贷款的申请所否定,被告亦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其辩称意见,且被告作为家庭夫妻共同成员一方,在共同生活期间,为家庭致富而投入养殖和种植的大额贷款不知情的理由,与情不合、与理不符,故对其辩称意见不予采纳。

2013年11月××日,宁陕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朱某自判决生效之日起20日内清偿原告信用社本息合计67967.18元。案件受理费1527元,由被告朱某承担。

二审:发回重审

判决送达后,朱某不服,依法向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称安康中院)提起上诉。并在安康市咨询并聘请律师,作为其本案二审阶段的诉讼代理人,代理其参加本案二审诉讼。

安康中院审理查明,信用社提供的朱某要求免去丈夫贷款的《申请》,系朱某之子张某琳当兵去部队前夕,在信用社领导要求下,以朱某的名义所书写,朱某并未授权张某琳书写《申请》。朱某在一审中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及申请笔迹鉴定等,一审判决均未涉及。

经依法审理,安康中院认为,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14年4月10日依法作出裁定:①撤销宁陕县人民法院(2013)宁民初字第××号民事判决书;②发回宁陕县人民法院重审。

另聘律师代理重审

案件发回重审后,因被其二审代理律师告知:“不方便继续为其代理本案”,为确保其合法权益免受再次侵害,朱某特意从宁陕县赶赴西安寻找代理律师。

经与陕西弘业律师事务所林佩律师联系、沟通,并听取了其分析意见后,朱某最终委托林律师担任其重审阶段的诉讼代理人。

林律师分析认为,宁陕法院原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的证据明显不足,判决支持原告信用社诉讼请求,过于草率。原因包括:①本案原告的起诉可能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一是原告提供的延期还款申请及协议书,被告辩称不知情,且否认与原告达成延期还款协议并签署该延期还款申请及协议书,因此不能仅凭此证据证明原、被告达成延期还款协议,将被告所借的23000元欠款延期至2011年5月18日;二是原告提供的邮寄催款通知书,因签收单上的邮戳日期和邮寄地址与签收时被告的户籍和居住地址(2010年5月已从原籍迁出户口,并办理原住址)不符,签收单上的收件人签名,也明显不像是被告本人的签名,且被告否认签收该邮寄催款通知书,因此,不能仅凭此证明被告于2011年10月12日收到原告邮寄的催款通知书。因此,原告在原一审中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起诉的诉讼时效中断,原告起诉的诉讼时效期间截止于2012年5月18日前。②信用社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委托张某骥申请贷款。③信用社未提供其向被告及张某骥发放扶贫贷款的转账凭证,不能证明已经向被告及张某骥实际发放扶贫贷款。④信用社未提供证据证明,张某骥已将扶贫贷款用于家庭,贷款属于夫妻共同债务。⑤不排除他人冒用被告及张某骥名义贷款的可能,即:被告及张某骥可能被他人冒名贷款。⑥2013年5月前,信用社擅自从张某骥在信用社家庭粮食直补补助资金账户(被告称2008年丈夫张某骥因事故不幸逝世后,该卡同时丢失)中扣款,应属于违法侵犯被告家庭财产权的行为。同时,林律师重点抓住以上问题展开代理。并建议被告朱某,依法申请通过权威司法鉴定机构对其签名做笔迹鉴定。

重审中,经朱某申请,宁陕法院依法通过安康中院委托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信用社提供的借款借据上朱某的签名做笔记鉴定。经鉴定,借款借据上的签名不是朱某本人的签名。

面对权威的鉴定结论,原告代理律师改变原陈述称,两笔借款均为被告丈夫张某骥一人以被告和张某骥名义申办,被告在相关借款文书上的签名均系张某骥以被告名义签署。并认为张某骥的代理行为系表见代理,依法应对被告发生法律效力。

对此,林律师代理朱某辩称,虽张某骥已不幸逝世,被告无法与其对质,但原告诉称的表见代理亦不能成立。

本案审理至今,原告提供的证明被告身份的证据仅有被告的身份证复印件,并未提供被告与张某骥系代理、夫妻等关系的证据。原告仅凭张某骥提供的被告的身份证复印件,即认定张某骥对被告有代理权的理由明显不能成立。根据合同法第四十九条(关于表见代理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之规定,成立表见代理,须以相对人(本案中为原告)有理由相信行为人(张某骥)有代理权为前提,且相对人订立合同时应为善意并无过失。从本案看,原告仅凭行为人张某骥提供的被告的身份证复印,即相信张某骥对朱某有代理权,理由太过牵强,原告在与张某骥签约时明显存在过失。因此表见代理不能成立,贷款合同对被告不发生法律效力。

庭审中,原告又提供一份新的催款通知书(以下称新催款通知书),新催款通知书上有借款人被告及担保人张某琳的签名。证明2011年11月8日,原告在向被告朱某催收欠款时与被告达成延期还款协议:同意将被告的还款期限延长至2012年11月8日,其子张某琳为被告向原告还款提供担保。据此,原告起诉的诉讼时效发生中断,诉讼时效期间延长至2014年11月7日,原告于2013年6月18日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对此,朱某及张某琳均当庭予以否认,称从未与原告签署新催款通知书。张某琳还辩称,2011年11月份,自己已在部队当兵,根本不可能向原告出具担保。

林律师随通过法庭向原告提出质疑,要求原告说明新催款通知书证明的具体事实,即新催款通知书产生的事实经过。原告代理律师答复称,对具体事发经过不了解,需要向其当事人核实。对此,林律师代理朱某质证称,新催款通知书上的签名并非被告和张某琳的亲笔签名,且原告未能说明该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因此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及其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

后在法庭辩论中,原告仍辩论称该新催款通知书系被告及张某琳本人的签名,双方已达成延期还款协议,原告的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林律师当即反驳道:因被告及张某琳否认与原告签署新催款通知书及达成延期还款协议,且原告不能就该证据发生的事实进行说明。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原则,原告应就其主张的新催款通知书的证明目的进一步补充提供证据,或者对新催款通知书上被告及张某琳的签名依法申请笔迹鉴定,以帮助法庭辩别真伪,查明案件事实。否则,法院不得将新催款通知书作为定案的依据。法庭辩论结束前,林律师进一步提出,因原告未就其提供的新催款通知书上被告及张某琳的签名申请司法鉴定,为帮助法院依法查明案件事实,作出公正裁判,被告现申请法院对新催款通知书上被告的签名依法进行笔迹鉴定。并向合议庭提交了书面笔迹鉴定申请。

重审:朱某胜诉

经依法审理,宁陕法院重审查明,原告提供的延期还款申请及协议书(2010年5月6日)系2010年5月6日信用社工作人员为完善手续而填写,并委托他人签字捺印。该延期还款申请及协议书上的朱某的签名及捺印,不是朱某本人亲笔签名及捺印。

宁陕法院重审采纳了林律师关于原告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的代理意见,认为,原告应于2012年5月18日前起诉,2013年6月18日才提起诉讼,已超过诉讼时效,依法丧失胜诉权。

2015年2月2日,宁陕法院依法作出(重审)判决:驳回原告信用社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572元由原告信用社承担。至此,朱某得以反败为胜。

结束语

至今,原、被告双方对是否借款各执一词,我们也无法还原案件事实本来的面目。但在本案诉讼中我们发现:信用社在审批、发放、催收扶贫贷款中,法律风险防控工作不力,存在一定工作疏漏,为其收回贷款埋下了严重隐患,这也成为其在本案中败诉的主要原因。

法条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8〕11号)

第十条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产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一)当事人一方直接向对方当事人送交主张权利文书,对方当事人在文书上签字、盖章或者虽未签字、盖章但能够以其他方式证明该文书到达对方当事人的;

(二)当事人一方以发送信件或者数据电文方式主张权利,信件或者数据电文到达或者应当到达对方当事人的;

(三)当事人一方为金融机构,依照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从对方当事人账户中扣收欠款本息的;

(四)当事人一方下落不明,对方当事人在国家级或者下落不明的当事人一方住所地的省级有影响的媒体上刊登具有主张权利内容的公告的,但法律和司法解释另有特别规定的,适用其规定。

前款第(一)项情形中,对方当事人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签收人可以是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负责收发信件的部门或者被授权主体;对方当事人为自然人的,签收人可以是自然人本人、同住的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亲属或者被授权主体。

所属类别: 民商事案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贷款;合同;  信用社;  借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