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案例:票据纠纷

作者:宋启安浏览次数: 日期:2015年12月26日 16:33

案情简介:1993年,深圳西港石油机械有限公司(简称西港公司)与辽宁盖州某劳服公司(简称盖州公司)签订石油买卖合同,约定合同价款800万元,由盖州公司从辽河油田为西港公司购买原油并在天津某炼油厂提炼成汽油运至深圳。根据盖州公司委托要求,西港公司即通过某银行签发一张不得背书的面额为800万元的银行汇票,交给盖州公司,汇票正面指定收款人为辽河油田销售公司(注:非法人),承兑银行为盘锦某银行;汇票背面注明该汇票不得背书。之后,盖州公司持汇票又与辽河油田销售公司(简称销售公司)签订了购油买卖合同即第二份合同。但当时原油和成品油十分紧俏,持币排队待购,等时半年甚至一年。为尽快买到原油,盖州公司持汇票通过熟人找到了辽河油田中介公司(法人企业,简称中介公司)。中介公司经理熊某满口答应与销售公司有关系,能尽快买到原油,就收了盖州公司带来的银行汇票。之后,中介公司找到销售公司财务部,要求对银行汇票进行背书。销售公司财务部在明知该银行汇票不得背书的情况下给予了背书,加盖了销售公司财务专用章和财务部负责人名章。中介公司即到承兑银行将800万元予以兑付入账。后中介公司和销售公司都没有交付油品。1996年西港公司以盖州公司名义以盘锦某银行和辽河油田为被告,提起诉讼。笔者作为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参加了一、二审全程诉讼。

    一、本案需理清几种法律关系,以及当事人在票据关系中的地位。

    1、票据的基础关系,即:西港公司与盖州公司之间形成的合同关系、交易关系,债权债务关系;盖州公司与辽河油田销售公司之间形成的第二份合同关系、交易关系,债权债务关系。上述关系必须真实有效。

    2、票据关系或承付关系,即:付款人出票并委托开户行付款,或相关银行承兑,持票人收款。

    3、各当事人在票据关系中的地位:西港公司是出票人、票据债务人、付款义务人;西安某银行是委托付款人;盘锦某银行是汇票承兑人;销售公司是持票人、收款人、票据债权人;盖州公司是准持票人。

从上述证据材料来看,本案票据的基础关系是真实有效的,即西港公司支付对价向盖州公司购买油品,盖州公司向销售公司支付对价购买油品,即盖州公司委托西港公司将合同价款直接支付给销售公司,符合法律规定。根据我国票据法规定,在本案涉及的票据关系中,西港公司作为出票人,一旦签发银行汇票,不得撤回,并保证在开户行即付款人处有足额存款承担付款义务。西安某银行作为西港公司委托的付款人应无条件支付款项。销售公司作为最终持票人、票据债权人、收款人,有权申请开户行即盘锦某银行予以承兑。盘锦某银行作为票据的承兑人应依法依规无条件正确履行汇票承兑义务,向票据的合法持票人、收款人支付票据载明的金额。至此,该票据关系终止。

    二、各当事人在票据关系中的过错责任。

很显然,盘锦某银行没有严格按规定正确履行职责,将不得背书的银行汇票,在错误背书的情况下承兑给中介公司,致汇票款项流失,严重违法,具有较大过错。销售公司是票据记名的合法收款人,即票据债权人,持有人,见到票据时应申请银行承兑入账,终止票据关系。这也符合票据的基础关系即合同关系。但销售公司对不得背书的汇票违法进行了背书,具有严重过错。盖州公司不是该票据记名的收款人,也不是合法的被背书人,即不是该票据关系的当事人,故盖州公司不是票据法意义上的持票人。但盖州公司取得票据是基于票据基础关系,是交易合同关系中的债权人,是收取西港公司的合同款,是合法的,是票据关系中的准持票人。从基础关系上讲,盖州公司所持银行汇票,应交票给销售公司持有,履行支付合同对价才是合法的。但盖州公司将汇票交给票据关系当事人以外的中介公司持有,具有一定过错。作为实际承兑收取款项的中介公司,既不是票据指定的收款人,也不是合法的被背书人,故中介公司不是票据关系中的合法收款人,取得汇票款项没有根据,属不当得利,损害了承兑银行的合法权益。

三、确定诉讼方案。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对这起纠纷,一是可否按照票据关系纠纷进行诉讼;二是能否按照不当得利起诉中介公司;三是要么按照合同(基础关系)纠纷进行诉讼。如果按照票据基础关系进行合同纠纷诉讼,实际付款义务人,即受损失的西港公司不是第二份合同的当事人,与销售公司没有合同关系,则无权直接提起对销售公司的诉讼。而盖州公司虽是第二份合同的当事人,与销售公司有合同关系,但并没有直接支付给销售公司货款,即没有支付关系,无法要求销售公司返还货款。如果按不当得利起诉中介公司要求返还取得的汇票资金,则中介公司是从盖州公司取得的汇票,因盘锦某银行违法承兑直接从银行获取的资金,并非直接从西港公司或盖州公司取得的资金。从以上可以看出中介公司直接损害的是承兑银行的利益,而并非损害出票人西港公司或盖州公司的合法利益,故这两公司都无权起诉中介公司。如果按照票据关系进行票据纠纷诉讼,则西港公司作为出票人,票据一旦签发,虽然无权撤回票据,即不能起诉主张撤回票据权利,但依法可以要求有过错的票据关系当事人赔偿损失。西安某银行是西港公司委托的付款人并没有过错,但盘锦某银行作为银行间合作的最终付款人即承兑银行,没有按照汇票记载依法承兑,具有明显过错。 

盖州公司虽然不是票据关系的当事人即出票人,但西港公司是受盖州公司委托的出票人,即委托西港公司将应向盖州公司支付的货款直接向销售公司支付,故盖州公司应是第二个实际付款义务人。基于此,盖州公司也有权提起诉讼,要求有过错的银行即承兑人承担赔偿资金损失。最终,在律师的建议下,西港公司选择了第一种方案,即按票据关系纠纷,以盖州公司作为原告提起对被告盘锦某银行、辽河油田诉讼,要求被告银行赔偿汇票资金全部损失和同期银行利息,被告辽河油田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案件处理结果:该案经过盘锦市中院两次一审和辽宁省高院两次二审艰难诉讼,辽宁省高级法院根据案件当事人过错大小,最终改判为:被告盘锦某银行承担汇票资金和银行利息损失70%的赔偿责任;被告辽河油田承担20%的赔偿责任;原告盖州公司自行承担10%的过错责任。辽宁省高级法院的判决基本上是正确的。(宋启安律师)

所属类别: 民商事案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